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巴拉艾贡的博客

老纸倒腾军火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朝鲜战场上的五个军  

2012-08-24 21:48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6集团军,原三野26军,现为济南军区的轻型集团军,驻防山东。是济南军区三个集团军之一,建国60年来多次裁军,26军硬是挺了过来,应该是与该军在朝鲜战场的表现有关吧。

26军前身是华野8纵,和3纵一起被称为擅长攻坚,与国民党军作战中有“三千发炮弹打不动,不是3纵就是8纵”之誉。孟良崮战役,主攻的五个纵队中就有8纵,另外四支可是1、4、6、9,华野四只虎,8纵能一起上孟良崮也说明了其在军中的地位。在鲁南、莱芜、开封、沙土集、淮海等战役中,八纵场场硬仗打主攻,战功显赫。49年整编为第三野战军第八兵团第26军,归原华野参谋长八兵团司令陈士榘统调。渡江后26军先扑郎广吃肉,再进上海攻坚,一路攻占嘉定、国际无线电台、大场、真茹、江湾机场,从苏州河北侧直入大上海市区,歼敌42000余人(整个战役歼敌15万),与20军、27军同享了驻军市区的光荣任务。也该着,到了50年抗美援朝兵发,26军又和这两支一流主力军一起编入宋时轮率领的志愿军九兵团,进入朝鲜作战。

二次战役中的东线长津湖之战,以战区条件之恶劣及双方士兵搏杀之惨烈而闻名于世。因为入朝仓促,后勤供应混乱,九兵团15万将士竟然没有补充到足足够的粮食和寒带棉衣,很多人啃着冻土豆穿着华东的薄棉衣,甚至戴大檐帽穿胶鞋进入零下三十四度的朝鲜长津湖地区作战,刚入朝就发生了大量冻饿减员。26军作为9兵团预备队,被放在最后,离战场很远,足有几日行程。这主要是宋时轮轻敌所致,以为20军、27军两支王牌军十万部队应该可以拿下冒进的美陆战1师和美7师一部二万余人,到时候再用26军打扫战场。在这样的作战思想指导下,两个军被平均分配于新兴里、柳潭里、下碣隅里和古土里几个地方,结果在超乎中国军队想像的美军优势地空火力打击下,各攻击地区均陷于胶着,苦战数日,伤亡巨大且战果甚微。后来紧急调整部署,集中27军80和81师总算吃掉了新兴里的一个美军团级战斗群,但27军的这二个师也基本打残,而新兴里之战实际上并无关战场大局。在关键的下碣隅里,20军58师攻坚苦守多日,弹尽粮绝,几乎伤亡一空,无力掐断咽喉,以致美陆战1师各部迅速从柳潭里收缩,聚集起了突围的拳头。这时宋时轮才着急,急调26军加入战场。然而距离过远,沿途美机又空袭频繁,26军足足赶路4天才进入战场,当时下碣隅里的美陆1师突围已经一个白天了,26军只揪住了美军断后的尾巴。这样,贻误战机的责任就坐实了。

实际上这一路26军不但赶得极为辛苦,而且受空袭损失很大。为了抢时间不得不犯了大忌白天行军,结果各部队不同程度出现大量空袭伤亡,76师和78师师部被炸,军属炮兵团被炸光。88师被要求赶到下碣隅里南边打阻击,路途最远,时间又紧,各部队跑得掉队无数。在公路沿线又不断被飞机轰炸而伤亡惨重,其中262团一营几乎全部伤亡。师长吴大林座车被炸,电台被炸,警卫员被炸死,炸成了光杆司令。就这样,88师还是没按时赶到战场。战后,吴大林被指责为“右倾保命”撤销职务。其实这怎么能怪他?

76师和77师最先赶到下碣隅里,正好截住美陆战5团和陆战7团一部,立即发动攻击。因为没有和美军作战的经验,26军部队展开密集队形冲锋,结果遭到美军空地一体凶猛火力的杀伤,横尸遍野,很多营连部队初次接战便伤亡殆尽。77师一个加强营夜间进攻,把美军的几辆坦克当成了房子,散开队形猛冲,遭到交叉火力齐射,伤亡殆尽。第二天打扫战场的时候,只见全营都呈攻击队形整齐倒在地上,可见火力之猛而死亡时间之短。26军不断发动攻击,而美军凭借空地一体的强大火力,从容完成突围与阻击,运走伤员,带走尸体,安然撤出下碣隅里,并烧毁带不走的剩余物资,只留下一村烈火给26军。在最后的追击战中,26军官兵虽竭尽全力,但在美军远程炮火阻击下,只能尾随而无法予敌致命一击。只好沿途收拢20军残剩的官兵,一直跟到咸兴。26军78师赶到战地较晚,损失不大,配合27军部队向咸兴收拢,直到美军全部登船撤走。整个长津湖作战,26军战斗及冻饿伤亡万余人,付出沉重代价,却又有苦难言。

因为九兵团长津湖打得太惨,一直休整了三个多月没有参战。到了51年2月,联合国军发动反扑,第四次战役开始。前线志愿军6个军打得很疲劳,用兵捉襟见肘,老彭紧急调九兵团冻伤减员最轻的26军上阵。3月15日,26军在西起龙源里东到后坪的40公里正面、纵深55公里处摆开防线,直接迎战美3师、美24师、美25师和法国营。这一打就打了38天,26军在火力弱势的情况下,运动防御,反复与美军争夺山头高地,进行反坦克作战,出现一批反坦克英模,创造了步兵班歼敌9辆坦克和1辆汽车我无一伤亡的记录。甚至与美军空降部队与直升机机降部队遭遇。经顽强苦战,歼灭敌军1万余人,保持了整体战线的完整,完成了作战任务,在美军的主攻方向上实施了成功的防御,为扭转整个战局的被动做出了突出贡献,受到了志司的表扬。洗雪了二次战役纵敌的耻辱。

在1951年4月的五次战役中,26军在宋时轮的东集团序列中,率先突破美24师与韩6师防御,驻扎东海岸进行抗登陆准备。后来战局突变,美军发动凶狠反击,为了营救陷落敌后的友军,保持战线完整,26军急赴战线中央平康、金化地区进行坚守防御,重创韩9师,毙敌2300余人,稳定了全局战线。后坚守防线至1952年6月,11个月歼敌25000多人,后才把阵地移交给15军,并把阵地防御的经验传授给他们,为上甘岭战役的胜利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随后全军回国休整。在一年零八个月的朝鲜作战中,26军共歼敌38300余人,居参战各军第五,表现还是比较出色的。

12集团军的前身是中原野战军第6纵队,是由晋冀鲁豫军区第6纵队发展而来的。再向上溯就更有名了,红四方面军第4军第10师、红28军一部和红军总指挥部特务团。清一色老红军底子。纵队司令员王近山,出身红四方面军,以超级勇猛著称,曾与敌肉搏头上打了一个大洞仍不下战场,绰号“王疯子”,中野上下闻名。 6纵在中野各部队中向来以打硬仗著称,综合排名堪称中野第一。在千里跃进大别山的战略行动中,全军受阻于汝河北岸,后面优势追兵将至,前有江河守敌拦路,危急之际,6纵杀出肖永银的18旅和李德生的17旅,端起刺刀徒涉汝河,硬是从对岸敌军手中夺下了登陆场,并拼死掩护了全军的侧翼安全,终于使中野转危为安。刘伯承的那句名言“狭路相逢勇者胜”,便是送给6纵的。在著名的襄樊战役中,6纵又演出了“刀劈三关”,歼敌2万余人,生俘敌第15绥靖区中将司令官康泽、副司令官郭勋祺。

1949年2月,全军整编,6纵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2军,隶属第二野战军第3兵团。1951年3月,12军奉中央军委命令入朝参战,其时的军长是曾绍山。 第一仗就赶上了朝鲜战争中规模最大的第五次战役。1951年4月22日,志愿军发起全线进攻。12军配属于志愿军3兵团,从中路进行突击。第一阶段作战中,12军猛攻当面之敌美3师和土耳其旅。因敌军拥有优势地空火力,12军伤亡甚大而进展缓慢。好不容易突破了敌军防线,却因兵力单薄火力薄弱而使被围之敌破网而出。经6天作战,12军逼进至汉江北岸。在第二阶段作战中,12军转隶宋时轮第9兵团参加东线进攻,突破加里山守敌防线,激战自隐里,歼灭美2师23团一部及法国营一部近千人,截断洪杨公路,南进60余公里,抵近了三七线。此时,志愿军已粮弹断绝,彭德怀下令全线后撤。而联合国军则开始了反攻,其机械化部队进行了大举穿插,将中国军队的防线深深割裂。12军亦被敌军特遣队拦截在了敌后。曾绍山临危不乱,率部队穿插于敌军空隙之间,利用敌军突进过快兵力合围不严之际,一举突出了包围北上转移。向南插得最远的12军31师91团更是兵行险路,竟反向东南突入联合国军后方,再向东海岸前行从韩军缝隙中转向北进,经6天艰险跋涉,终于与军主力会合。

五次战役是志愿军的一次失利之战,二野王牌12军虽尽了全力,却弄险而归,战果极不理想。其后,12军转入后方休整,接着参加了中线防御作战,进行了大小战斗400余次,但没有什么过人战绩。 露脸的机会终于来了。 1952年10月14日,联合国军向15军驻守的上甘岭阵地发起进攻,所谓的“摊牌行动”。战况极为惨烈,守卫上甘岭的15军45师苦战半个多月,白天丢掉阵地夜晚再反击回来,尸山血雨,终于打到了弹尽粮绝。11月3日,作为预备队的12军在副军长李德生率领下加入战场,替换下了几乎打光的15军45师。在其后的战斗中,12军牢牢守住了597.9高地,将美韩军打得没了脾气。又进行反攻,夺回了537.7高地北山,经反复拉锯,击退了韩军的数百次进攻,巩固了阵地。 12军在上甘岭作战45天,毙伤俘敌12170人,胜利完成任务。同时,自身伤亡也达4263人。王牌军的风采,在此尽情展露。 上甘岭战役后,12军调至东海岸进行守备。 1954年4月,12军胜利回国。 12军入朝3年,共作战歼敌44143人,缴坦克1辆,汽车176辆,枪3237支,火炮96门。击毁坦克93辆,各种火炮11门,汽车76辆,飞机286架。 12军现改编为12集团军,为南京军区的拳头部队。

 

65军的前身是1948年编成的华北军区第8纵队,是由冀察军区郭天民纵队和刘道生纵队各一部分发展而来,参加过新保安等战役,打过傅作义的王牌35军。1949年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5军,辖193、 194、 195三个师,归杨得志19兵团建制。其中65军193师历史悠久,前身是黄公略创建的老3军,后改为红6军,长征中的番号为红1军团第1师。

1951年2月,65军作为第二批部队赴朝作战,其时军长为肖应棠,政委王道邦。4月22日,第五次战役发起,65军隶属19兵团担任右翼突击集团,计划突破临津江后向议政府迂回,击破韩1师和美3师、英29旅防线,大量歼敌并进占汉城。65军作为第二梯队紧跟63军和64军之后。战役开始后,63军率先突破临津江插入纵深,64军在突破临津江后,在南岸受阻于韩1师,遭密集火力反击,一时陷入对峙。其时战情如火,联合国军机械化部队撤退速度很快,担心达不成歼敌任务的杨得志下了死命令要求突破,于是65军2个预备队师也压了上去。这样,64军和65军5个师近6万人马拥挤在临津江南岸长坡里、高士洞以北约20平方公里狭小地域内,进退无路,遭到联合国军优势地空火力猛烈突袭,损失很大,其中65军伤亡达1000余人。战斗至4月25日,西线联合国军开始南撤,65军终于向前推进。然而歼敌条件已失,迂回包围战打成了一线平推战。65军各部斩获不多,仅194师重创英29旅一部。五次战役第一阶段结束,65军随19兵团逼近汉城。

在第二阶段作战中,志愿军采取示形于西,实攻于东的方略,65军在西线以营团级规模不断攻歼联合国军防守据点,有迂回汉城进逼仁川之势,诱使李奇微将美军主力调至汉城地区,为东线志愿军3兵团和9兵团的突破创造了条件。

在五次战役后撤转移阶段中,西线实力最完整的65军成为殿后部队,计划在议政府至涟川地区坚守15天,掩护全兵团北撤。然而联合国军反攻速度极快,中线突破3兵团防区,直插昭阳江,割裂了19兵团和3兵团的防线。65军正面迎来的韩1师、美骑1师、美25师和英29旅的猛烈进攻,各部奋勇抵抗,战斗非常残酷。其中193师主力苦战加郎山四昼夜,伤亡很大;在跨岩岭阻击战中,193师577团3营9连打到只剩下9个人,完成了阻击任务,被授予“跨岩岭钢钉”的奖旗;194师580团1个连坚守阵地6小时,歼敌240余人。但因人民军1军团的阵地被韩1师突破,65军右侧暴露,防御陷入被动。韩军推进速度很快,大有包抄65军之势。无奈之下,肖应棠下令后撤一步继续阻敌,但联合国军衔尾紧追,65军收脚不住,连退30余公里,一直退到了涟川以南地区。这样,原定要阻敌15天,实际只守了4天,不但造成友邻63军防御被动,又累及到了60军的防线,埋下了后来60军180师被歼的祸根。因为65军这次没有完成任务,遭到了志司的批评,休整的时候某部煮饺子还被掀了锅。

志司急令65军立即回头,利用现有地形迟滞联合国军的进攻。65军接令在铁原地区实施反击,与联合国军反复搏杀。其193师579团坚守南峰岘地区不退,时时威胁北进联军的侧翼;577团与美骑1师争夺233。2高地,重创骑5团一部,歼敌230余人。这样,65军和20军并肩站住了脚,形成了一体防线。战至6月1日,65军除194师配合63军继续阻敌外,余部后撤休整。 在整个第五次战役中,65军阵亡千余人,负伤3913人,付出很大代价。 1951年8月,朝鲜战场转入阵地战阶段。休整完毕的65军担任守卫开城地区的任务。11月,65军发动了两次扫荡作战,清除了开城以南、砂川河以西至汉江以北的韩军据点,将控制地区向前推进了280平方公里。

进入1952年后,65军参加了挤占联合国军阵地的战术性反击。如以一个加强连配炮兵攻占砂川河以东的楸村,歼灭韩陆战1团一个连大部;585团一个营一个月内狙击歼敌83人;攻占西场里北山、67高地、86。9高地三个阵地并全歼守敌;反击29。5高地等,较好地完成了任务。 1953年10月,65军胜利回国。在2年多时间中,65军共进行大小战斗380余次,毙伤敌23552人,俘敌美、英、韩军中校营长以下471人;击落敌机113架、击伤335架;击毁坦克62辆、击伤84辆。

 

66军的前身是华北军区第1纵队,再向前则是北岳军区第1纵队,是以少数红军为骨干,加上抗战初期在冀晋地区组成的30余支抗日游击队发展而成的。

1949年2月,进行全军整编,该部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6军,隶属第20兵团(直属人民解放军总部)。肖新槐任军长,王紫峰任政治委员。4月, 66军参加太原战役,协同友军解放了太原,第589团荣获“登城先锋团”的光荣称号。 1950年10月,66军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。

在第一次战役中,66军在西线阻击美24师的北进。志愿军发起全线进攻后,66军奉命向敌后穿插,以截断美军退路。但因过于谨慎,部队行动迟缓,未能及时插入敌后。在美24师急退之时,66军又未能果断发动突击,致使美军未有损失的南撤成功。战后,66军领导遭到了彭德怀的严厉批评。 在志愿军最辉煌的第二次战役中,66军仍于西线发起进攻。这次表现不错,迎头击溃当面之敌韩1师,抢夺江宁大桥,接着继续南插,沿路消灭美25师和英27旅各一部,一直进攻到了博川以北地区。不过,因为侦察不细,判断失误,66军未能大胆穿插,仍然是正面平推,因而使当面联合国军迅速回撤。是役,66军共歼敌1370人。不过,这和38军独自歼敌1万1千余人相比,是差距太大了。 接着是突破三八线的第三次战役,66军有点打出了感觉。1950年12月31日夜,战役打响。66军在冰天雪地中脚踏联合国军设置的铁丝网和地雷区,奋勇冲击,突破国望峰、华岳山、高秀岭等防线,配合对面穿插的42军,一举兜住了韩2师主力和韩5师一部。经一天一夜战斗,毙伤俘韩军3970人,缴获各种炮145门、汽车98辆、各种枪支2463支及大批军用物资。不过,66军是华北土八路出身,不比42军从东北打到河南见的世面多,在缴获方面远远不及。66军乘胜追击,攻占春川,洪川,直出原州,横城,挺进至三七线附近.

征尘未洗,联合国军即发动全线反攻,1951年1月15日,第四次战役开始。66军奉令与39军、40军、42军共同组成“邓(华)集团”,在东线发动了横城战役,以歼灭东线韩军打开缺口来解西线之危。66军的任务是作为外层迂回部队,全部兜住横城韩8师、韩3师和美2师主力。意外的是,66军在穿插途中与韩3师遭遇,杀成一团,一时无法突破,耽误了时机,以致没能完成切断敌军退路的任务。即使如此,横城战役志愿军仍然取得了大胜,歼灭了韩8师主力和美军一部,共1万2千余人。其中66军独自毙伤俘敌5062人.

然而,志愿军在砥平里一战遭到了挫败,损失惨重,因而未能扭转全局的被动局面。联合国军很快又发动了全面进攻,志愿军被迫全线转入守势。66军和兄弟部队一起,以血肉之躯抗击联合国军的钢铁洪流,节节阻击,以空间换取时间稳定战线。至4月21日,第四次战役结束。志愿军后退100余公里,退至三八线以北。 1951年4月10日,66军奉令撤回国内休整。66军入朝作战近半年,歼敌15328人.彭德怀表扬了66军,说他们一次比一次打得有进步。

66军在文革时期驻天津支左.其政委王紫峰授55年授中将军衔,在文革中以殴打被批斗的彭德怀闻名于世。


67军前身来源于聂荣臻开创五台山根据地的八路军115师独立团、骑兵营、教导队等部,后组成晋察冀野战军冀察纵队,首任司令员是上将郭天民。1946年7月,冀察纵队改称晋察冀野战军第2纵队,曾参加过绥远战役、大同集宁战役、张家口保卫战、易满战役、正太战役、大清河北战役、青沧战役、保北战役、清风店战役、石家庄战役、察南战役、绥东战役、平津战役等战役战斗。1949年全军整编,2纵在北平沙河镇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7军,韩伟任军长,旷伏兆任政治委员,下辖199、200、201三个师,共4万余人,隶属杨成武的20兵团。
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,67军第199师作为受阅部队,走过*广场。后来到了朝鲜战场,这个师被韩国报纸渲染为中国的“首都师”。

在华北部队序列里,67军不如公认最强的63军、在临汾城下锻炼出来的60军和红军骨干较多的66军,战斗力属中等水平。 1951年6月,67军作为第三批部队入朝作战。其时代军长是李湘。10月中旬,联合国军发起秋季攻势,67军坚守的朝鲜中线金城地区迎来了美第9军的凶猛一拳。

10月13日,美第9军动用了韩2师、美7师、美24师和韩6师,自西向东的24公里正面发起猛攻,并有200余辆坦克、14个榴弹炮营和100余架飞机的火力支援,一天之内就将5万发炮弹砸在67军阵地上。美军采用的是“坦克劈入战”,欺负志愿军反坦克火力薄弱,以坦克为先导冲锋,带领步兵进行战术迂回,分割包围志愿军连级或排级阵地,然后以优势火力猛烈打击,再施以步兵轮番攻击,最后夺下阵地。67军防守地域较宽,采用的是平均配置兵力,在美军如此攻击下,当面守军很快就被炮火杀伤大半,很难挡住后面步兵的冲锋,阵地纷纷失守。好在志愿军在坦克冲击道路上设置了许多反坦克障碍物,又以反坦克小组连续突击,总算制止了美军坦克的深入。第一天下来,美军突入防线2公里,伤亡5000余人。14日,美军继续发起攻击,以猛烈炮火大量杀伤了志愿军守军,夺取了67军199师和200师防守的许多阵地。这天美军又伤亡4000人,而67军也伤亡达2000余人。此后残酷战斗日日延续,美军以优势炮火杀伤志愿军守军,步步前进,志愿军则顽强抵抗,机动防御,甚至集中劣势炮火与美军对射。战至10月17日,美第9军推进至月峰山和金城川以南一线,深入4公里,达成了预定进攻目标。第9军军长霍格乘胜扩大战果,继续向北进攻,欲夺下整个金城以南地域。其时67军199师和200师已伤亡惨重,无力再支持下去。只好将201师和配属的68军203师拿了上去,继续进行逐山逐水的苦斗恶搏。这样打下来,美军进攻速度固然缓慢,但志愿军伤亡太大,消耗掉了预备队而无力反击,防线仍是不断被突破收缩。至10月22日,美9军终于突进纵深6~9公里,攻至金城以南,停止了下来。

中线防御战,是67军从未遇到过的火力劣势下的防守战。因经验不足,预备队过早出动,终至陷入消耗战,丢失了大量阵地,伤亡12000余人,交足了一笔学费。志愿军统计杀伤美军23000余人,击毁坦克39辆,击伤8辆;美军统计己方阵亡710人,负伤3714人,失踪73人,共损失4497人,同时杀伤志愿军3万人。

1951年11月初,12军接替67军守卫阵地,67军后撤休整。一年后,67军重返战场,赶上了1952年秋季反击作战的尾巴,继续守卫金城地区。其时,军长李湘因突发败血症和脑膜炎,病逝于朝鲜战场,年仅38岁,邱蔚继任67军军长。无独有偶的是,后授衔少将的邱蔚于1957年在青岛意外溺海身亡,年仅44岁。

1953年5月,志愿军发动夏季反击作战。在第一阶段作战中,67军向金城东南杨口以北韩军阵地发起进攻,作战6次,歼敌1795人,推进阵地1。5平方公里,己方伤亡875人。第二阶段反击作战中,67军攻占金城西南粟洞南山一线阵地,歼敌1750人。6月12日,67军向“十字架山”发起进攻。此山又名首洞南山,位于北汉江西岸,守备部队是金益烈少将的韩8师所属第21团。十字架山的阵地工事异常坚固,每个支撑点都有2~3条坑道,地面有2~3道环状堑壕和与坑道相连接的发射点、掩蔽部、地堡等,在山腰山顶之间构成了3~4层明暗火力点,形成了环形防御,韩军称之为“模范阵地”、“京畿保垒”、“首都高地”。战前,邱蔚大胆冒险,下令在敌前沿构筑秘密屯兵洞700余个,炮兵和坦克发射阵地100余个,在进攻发起前夜,将200师9个步兵连秘密开进潜伏区和屯兵洞内,炮火突袭后发起猛攻。经46小时激战,67军基本歼灭韩军第21团,攻占其全部阵地,并击退反扑之韩军第10团,阵地向前推进4公里,扩大面积10平方公里,毙伤俘敌5500余人,继60军后,再创阵地战以来一次歼敌一个团的战例。

在1953年7月的金城反击战中,邱蔚兼中集团司令员,指挥67军、54军135师和68军202师(欠一个团)。战役准备期间,67军先后攻歼了金城川与北汉江汇合处以北的529。3高地韩3师一个营、690。1高地韩军一个排,占领了轿岩山北面山脚,形成了进攻的有利态势。7月13日,金城战役发动,中集团军左翼67军199师猛攻海拔700余米且陡峻难行的轿岩山,遭韩6师顽强抵抗,虽占领中峰、东峰,但主峰西峰未克且伤亡很大。同期,右翼200师歼灭官岱里高地敌1个营,又沿公路向敌纵深发展,占领了龙渊里、东山里,割裂了韩6师防御。后邱蔚向199师投入攻击二梯队,继续猛攻,打出了一个舍身堵枪眼的一级战斗英雄李家发。至14日下午,轿岩山终于被克,韩6师和韩8师的防线被击溃。中集团继续发展进攻,攻克602。2高地以南无名高地及后洞里。200师则跨过金城川,占领了梨船洞,全部达成进攻任务。7月18日后,韩7师和韩11师发动反攻,67军在强大炮火下坚守反击,相继将敌击退,只丢失了巨室里北山一个阵地,直打到朝鲜停战。在金城反击战中,以67军为主的中集团作战4次,毙伤俘敌25352人,志愿军伤亡10290人。 1954年9月,67军奉命从朝鲜回国,调归华东军区建制。

在朝鲜战场上,67军共歼敌87847人,是抗美援朝各军中歼敌最多的部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